鹤归阿墨

红衣佳人白衣友 朝与同歌暮与酒

刚下回来,发个最近抄的文案故事打卡 @一起练字

“你怎么晓得就是他?”
“因为我的心肝跳得厉害。”
“别用戏本上的词。”

“我从来都不信命,我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天命二字。但因为你,我开始相信,欣喜于所谓‘命中注定的姻缘’。”

你说你孤独,
就像很久以前,
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。

——海子《歌或哭》

今日听汐音社的为沈复作的专辑《浮生六记》
乘物游心
来时风月多,去时霜满面